傳播國學經典

養育華夏兒女

卷二百五十五·嘲誚三

作者:李昉、扈蒙、徐鉉 全集:太平廣記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張鷟 石抱忠 鄭愔 宋務先 傅巖 侯味虛 賈言忠 司馬承禎 李敬玄 格輔元

  祝欽明 姜師度 姜晦 魏光乘 邵景 黃幡綽 賀知章 王維 甘洽 喬琳 契綟禿

  宋濟 安陵佐史 崔護

  張鷟  

  則天革命,舉人不試皆與官,起家至御史、評事、拾遺、補闕者,不可勝數。張鷟為謠曰:補闕連車載,拾遺平斗量。杷推侍御史,椀脫校書郎。時有沈全交者,傲誕自縱,露才揚己。高巾子,長布衫。南院吟之,續四句曰:評事不讀律,博事不尋章。面糊存撫使,瞇目圣神皇。遂被杷推御史紀先知,捉向右(明抄本右作左)臺對仗彈劾。以為謗朝政,敗國風,請于朝堂決杖,然后付法。則天笑曰:但使卿等不濫,何慮天下人語。不須與罪,即宜放卻。先知于是乎(乎原作手。據明抄本改。)面無色。唐豫章令賀若瑾,眼皮急,項轅粗。鷟號為飽乳犢子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石抱忠  

  石抱忠檢校天官郎中,與侍郎劉奇、張詢古,同知選。抱忠素非靜慎、劉奇久著清平、詢古通婚名族。將分鈐,時人語曰:有錢石下好,無錢劉下好,士大夫張下好。斯言果征。復與許子儒同知選,劉奇獨以公清稱。抱忠、師范、子儒,頗任令史勾直,每注官,呼曰:勾直乎?時人又為之語曰:碩學師劉子,儒生用典(典原作與,據明抄本改)言。抱忠后與奇同棄市。選人或為擯抑者,復為語曰:今年柿子并遭霜,為語石榴須早摘。抱忠在始平,嘗為諧詩曰:平明發始平,薄暮至何城。庫塔朝云上,晃池夜月明。略彴橋頭逢長史,欞星門外揖司兵。一群縣尉驢騾聚,數個參軍鵝鴨行。(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鄭愔  

  唐鄭愔曾罵選人為癡漢。選人曰:仆是吳癡,漢即是公。愔令詠癡。吳人曰:榆兒復榆婦,造屋兼造車。十七八九夜,還書復借書。愔本姓鄚,改姓鄭,時人號為鄚鄭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宋務先  

  唐有監察御史不工文,而好作不已。既居權要,多為人所諛,不之覺也。每篇輒為宋務先書以光臺。月俸幾盡,其妻謂曰:公經生,素非文筆,所稱篇詠,不為外人所傳。此必臺中玩公,折俸助廚耳。奈何受人嗤玩?自后雖吟詠不輟,不復出光臺錢矣?;騿栔?,以妻言對。諸御史退相謂曰:彼有人焉,未可玩也。乃止。(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傅巖  

  唐傅巖,魏州人,本名佛慶。嘗在左臺,監察中溜,而中溜小伺,無犧牲之禮。比回,悵望曰:初一為大祠,乃全薄。殿中梁載言詠之曰:聞道監中溜,初言是大祠。狼傍索傳馬,傯動出安徽。衛司無帟幕,供膳乏鮮肥。形容消瘦盡,空(空原作容。據明抄本改。)往復空歸。(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侯味虛  

  唐戶部郎侯味虛著《百官本草》,題御史曰:大熱,有毒。又朱書云:大熱有毒。主除邪侫,杜奸回,報冤滯,止淫濫,尤攻貪濁。無大小皆搏之,畿尉簿為之相。畏還使,惡爆直,忌按權豪。出于雍洛州諸縣,其外州出者,尤可用。日炙乾硬者為良。服之,長精神,滅姿媚。久服,令人冷峭。(出《朝野簽載》,明抄本作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賈言忠  

  唐賈言忠撰《監察本草》云:服之心憂,多驚悸,生白發。時義云:里行及試員外者,為合口椒,最有毒。監察為開口椒,毒微歇。殿中為蘿卜,亦曰生姜,雖辛辣而不為患。侍御史為脆梨,漸入佳味。遷員外郎為甘子,可久服?;蛑^合口椒少毒而脆梨毒者,此由觸之則發,亦無常性。唯拜員外郎,號為摘去毒。歡悵相半,喜遷之,惜其權也。(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司馬承禎  

  唐盧藏用,始隱于終南山,中宗朝,累居要職。道士司馬承禎。睿宗追至京,將還職。藏用指終南山謂之曰:此中大有佳景處,何必在遠。承禎徐答曰:以仆所觀,乃仕宦捷徑矣。藏用有慚色。(出《大唐新語》)

  李敬玄  

  唐中書令李敬玄為元帥,討吐蕃,至樹敦城。聞劉尚書沒蕃,著靴不得,狼狽而走。王杲(明抄本王上有時將軍三字。杲作果)、副總管曹懷舜等驚退。遺卻麥飯,首尾千里,地上尺余。時軍中謠曰:洮河李阿婆,鄯州王伯母,見賊不敢斗,總由曹新婦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格輔元  

  唐格輔元拜監察,遷殿中。充使,次龍門遇盜,行裝都盡,袒被而坐。監察御史杜易簡,戲詠之曰:有恥宿龍門,精彩先瞰(明抄本作暾。)渾。眼瘦呈近店,睡響徹遙林。捋囊將舊識,制被異新婚。誰言驄馬使,翻作蟄熊蹲。(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祝欽明  

  唐禮部尚書祝欽明頗涉經史,不閑時務,專(明抄本專作博)碩肥腯,頑滯多疑。臺中小吏,號之為媼。媼者,肉塊,無七竅。秦穆公時野人得之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姜師度  

  唐先天中,姜師度于長安城中穿渠,繞朝堂坊市,無所不至。上登西樓望之,師度堰水瀧,柴筏而下,遂授司農卿。于后水漲則奔突,水縮則竭涸。又前開黃河,引水向棣州,費億兆功。百姓苦其淹漬,又役夫塞河口。開元六年,水泛溢,河口堰破,棣州百姓,一概沒盡。師度以為功,官品益進。又有傅孝忠為太史令,自言明玄象,專行矯譎。京中語曰:姜師度一心看地,傅孝忠兩眼相天。神武即位,知其矯,并斬之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姜晦  

  唐姜晦為吏部侍郎,眼不識字,手不解書,濫掌銓衡,曾無分別。選人歌曰:今年選數恰相當,都由座主無文章。案后一腔凍豬肉,所以名為姜侍郎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魏光乘  

  唐兵部尚書姚元崇,長大行急,魏光乘目為趁蛇鸛鵲。黃門侍郎盧懷慎好視地,目為覷鼠貓兒。殿中監姜皎肥而黑,目為飽葚母豬。紫微舍人倪若水,黑而無須鬢,目為醉部落精(明抄本精作稽)。舍人齊處沖好眇目視日,云暗燭底覓虱老母。舍人呂延嗣長大少發,目為日本國使人。又目舍人鄭勉為醉高麗。目拾遺蔡孚、小州醫博士,詐諳藥性。又有殿中侍御史短而丑黑,目為煙熏地術。目御史張孝嵩為小村方相。目舍人楊伸嗣為熱鏊上猢猻。目補闕袁輝為王門下彈琴博士。目員外郎魏恬為祈雨婆羅門。目李全交為品官給使。目黃門侍郎李廣為飽水蝦蟆。由是坐此品題朝士,自左拾遺貶新州新興縣尉。(出《朝野僉載》)

  邵景  

  唐邵景,安陽人。擢第授汾陰尉,累轉歙州司倉,遷至右臺監察考功員外。時神武皇帝即位,景與殿中御史蕭嵩、韋鏗。俱升殿行事,職掌殊別。而制出,景、嵩俱授朝散大夫,而鏗無命。景、嵩狀貌類胡,景鼻高而嵩須多。同時服朱紱,對立于庭。鏗獨廉中竊窺而詠之:一雙胡子著緋袍,一個須多一鼻高。相對廳前捺且(去聲)立,自慚身品世間毛。舉朝歡詠之。他日,睿宗御承天門,百僚備列,鏗忽風眩而倒。鏗肥而短,景詠之曰:飄風忽起團圞旋,倒地還如著腳包。莫怪殿上空行事,卻為元非五品才。(出《御史臺記》)

  黃幡綽  

  唐安西牙將劉文樹口辯,善奏對,明皇每嘉之。文樹髭生頜下,貌類猴。上令黃幡綽嘲之。文樹切惡猿猴之號,乃密賂幡綽,不言之。幡綽許而進嘲曰:可憐好個劉文樹,髭須共頦頤別住。文樹面孔不似猢猻,猢猻面孔強似文樹。上知其遺賂,大笑。(出《開天傳信記》)

  賀知章  

  唐秘監賀知章有高名,告老歸吳中,明皇嘉重之,每事加異。知章將行,泣涕辭,上問何所欲,曰:臣有男,未有定名,幸陛下賜之,歸為鄉里之榮。上曰:為道之要,莫若于信,孚者、信也,履信思乎順,卿之子必信順之人也,宜名之曰孚。再拜而授命焉。久而謂人曰:上何謔我邪,我實吳人,孚乃爪下為子,豈非呼我兒為爪子耶。(出《開天傳信記》)

  王維  

  唐宰相王玙好與人作碑志。有送潤毫者。誤扣右丞(丞下原有相字。據明抄本冊。)王維門。維曰:大作家在那邊。(出盧氏雜說)

  甘洽  

  唐甘洽與王仙客友善。因以姓相嘲,洽曰:王,計爾應姓田。為你面撥獺,抽卻你兩邊。仙客應聲曰:甘,計你應姓丹。為你頭不曲,回腳向上安。(出《啟顏錄》)

  喬琳  

  唐朱泚始亂。源休、姚令言等,收圖書,貯倉廩,作蕭何事業。休退語偽黃門侍郎蔣練曰:若度其才,即吾為蕭,姚為曹耳。識者聞之,為休不奈官職。喬琳性好諧謔,因語舊僚曰:源公真謂火迫酂侯爾。(出《大唐新語》)

  契綟禿  

  唐京城有僧,性甚機悟,病足,有人于路中見,嘲之曰:法師是云中郡。僧曰:與君先不相知,何因辱貧道作契綟禿?其人詐之曰:云中郡言法師高遠,何為是辱?僧曰:云中郡是天州,翻為偷氈,是毛賊,毛賊翻為墨槽,傍邊有曲錄鐵,翻為契綟禿,何事過相罵邪?前人于是愧伏。(出《啟顏錄》)

  宋濟  

  唐許孟容與宋濟為布素之交。及許知舉,宋不第。放榜后,許頗慚,累請人申意,兼遣門生就看。宋不得已,乃謁焉。許但分訴首過,因命酒酣,乃曰:雖然,某今年為國家取卿相,時有姚嗣卿及第后,翌日而卒。因起慰許曰:邦國不幸,姚令公薨謝。許大慚。(出《盧氏雜說》)

  安陵佐史  

  唐安陵人善嘲,邑令至者,無不為隱語嘲之。有令,口無一齒,常畏見嘲。初至,謂邑吏:我聞安陵太喜嘲弄,汝等不得復踵前也。初上,判三道,佐史抱案在后曰:明府書處甚疾。其人不覺為嘲,乃謂稱己之善,遂甚信之。居數月,佐史仇人告曰:言'明府書處甚疾'者,其人嘲明府。令曰:何為是言?曰:書處甚疾者,是奔墨,奔墨者翻為北門,北門是缺后,缺后者翻為口穴,此嘲弄無齒也。令始悟,鞭佐史而解之。(出《啟顏錄》)

  崔護  

  唐劉禹錫云:崔護不登科,怒其考官苗登,即崔之三從舅也。乃私試為判頭,毀其舅曰:甲背有豬皮之異。人問曰:何不去之?有所受。其判曰:曹人之坦重耳,駢脅再觀。相里之剝苗登,豬皮斯見。初登為東畿尉,相里造為尹。曾欲笞之,袒其背,有豬(明抄本豬作志,當作痣)毛長數寸。故又曰。當偃兵之時,則隧而無用,在穴食(食字原缺,居明抄本補)之日,則搖而有求。皆言其尾也。(出《嘉話錄》)

關鍵詞:太平廣記,嘲誚三

解釋翻譯
[挑錯/完善]

  張鷟 石抱忠 鄭愔 宋務先 傅巖 侯味虛 賈言忠 司馬承禎 李敬玄 格輔元

  祝欽明 姜師度 姜晦 魏光乘 邵景 黃幡綽 賀知章 王維 甘洽 喬琳 契綟禿

  宋濟 安陵佐史 崔護

  張鷟  

  武則天改革朝政,舉人不再進行考試就可以給官做,可授與御史、評事、拾遺、補闕等職,一時間這些官數不勝數。張鷟寫了首歌謠道:補闕連車載,拾遺平斗量,杷推侍御史,碗脫校書郎。當時有個叫沈全交的人,狂傲怪誕而又放縱自己,喜歡顯示才能、自我表現。此人的打扮是高扎頭巾,身著長衫。有一次,沈全交在尚書省詠詩,他把張鷟的歌謠又續上四句,這四句是評事不讀律,博士不尋章,面糊存撫使,瞇目圣神皇。于是被杷推御史紀先知捉到右御史臺進行核對審理其罪狀,認為他是誹謗朝政,敗壞國風,并要到朝堂對其審判,然后繩之以法??墒堑搅顺?,武則天一聽卻笑了,她說道:只要你們這些朝官不濫用職權,何怕天下人去說。不要給他什么罪狀了,應該立刻釋放。紀先知于是乎臉面無光。豫章縣令賀若瑾眼皮子緊縮,脖子粗,張鷟稱之為飽乳犢子。

  石抱忠  

  石抱忠代理吏部郎中,與侍郎劉奇、張詢古共同主持選拔官員之事。石抱忠平素不很冷靜謹慎,劉奇向來清廉公平。張詢古與名門貴族聯姻??煲獙x人進行分組審理的時候,人們議論道:有錢的分到石抱忠名下好,沒錢的分到劉奇名下好,士大夫階層的分到張詢古名下好。這話果然得到驗證。后來又與許子儒一起主持銓選,劉奇唯獨以公正清廉而著稱。而抱忠、師范、子儒都叫令史去勾直(圈名單),每擬授一個選人的官職,令史們都問道:勾直嗎?當時人們又對他們議論道:劉奇是一位很有學問的人,而那些學問不深的人卻偏用掌故來表達意思。石抱忠后來與劉奇一起被處死并陳尸街頭示眾,有些落選的應試者又說道:今年的柿子(暗指石抱忠、劉奇)一起遭霜打。所以說石榴(暗喻石抱忠一類的人)應該早些摘去。石抱忠當年在始平的時候,曾寫詼諧詩道:平明發始平,薄暮至何城。庫塔朝云上,晃池夜月明。略彴橋頭逢長史,欞星門外揖司兵。一群縣尉驢騾驟,數個參軍鵝鴨行。

  鄭愔  

  唐朝時鄭愔曾罵一個應試的人為癡漢,那個選人說:我是吳癡,漢是你。鄭愔叫他詠一首描寫癡呆的詩。那個從吳地來的選人詠道:榆兒復榆婦,選屋兼造車。十七八九夜,還書復借書。愔本來姓鄚,后改姓鄭,當時人們都叫他鄚鄭。

  宋務先  

  唐朝時,有個監察御史不擅長詩文,然而又不斷地寫作。這個人既然身居機要之地,因而被很多人奉承,可他自己并不覺悟,每寫出一篇就讓宋務先書寫張貼于臺院。工資錢都快要花費光了,妻子對他說:你長這么大,平素并不寫作,你所稱道詩文,也沒被外面人傳誦,看來一定是臺院中的人戲弄你,工資大概都讓你吃喝掉了,你干么要去受人恥笑玩弄呢:自后他雖然仍是不斷寫作,但不再花錢讓人抄寫出去了。有人問他是怎么回事,他便把妻子說的告訴給人家。御史們出去后告訴說:他是有明白人的幫助,不可以再拿他玩耍。于是不再戲弄他了。

  傅巖  

  唐朝的傅巖,魏州人,本名叫傅佛慶。曾經在御史左臺任職,有一次去巡察祭祀中溜(土神)的地方,而當時正趕上那里是一次小型祭祀活動,不供牲畜祭品,等到巡察回來,悵望地說道:初一是大祠,還弄得這么冷清?殿中侍御史梁載言詠詩道:聞道監中溜,初言是大祠。狼傍索傳馬,傯動(急忙)出安徽。衛司無帟幕(帷帳),供膳乏鮮肥。形容消瘦盡,空往復空歸。

  侯味虛  

  唐朝的戶部郎官侯味虛寫了一部《百官本草》,其中寫到御史時說:大熱,有毒。他又用紅筆寫道:大熱而有毒。主要除祛邪惡和奸侫,杜絕邪行,判理冤屈,制止淫濫,尤其善于攻訐貪贓污濁等行為。不論大小官員一概可以糾彈,從京畿各縣的尉簿小吏到大至朝中宰相。畏還使,惡爆直,忌按權豪。出自雍州洛州各縣,有其他州出產的,更加好用。經日曬后又干又硬的為上品。吃了它,可以長精神,滅媚態。長久服用,能使人剛直嚴峻。

  賈言忠  

  唐朝人賈言忠在他撰寫的《監察本草》中寫道:服了它心憂,多驚悸,生白發。時義寫道:里行御史和試員御史(都是非正式授官的御史)是合口椒,毒最大。監察御史是開口椒,毒性稍輕一些。殿中御史是蘿卜,也叫生姜,雖然辛辣但不用憂患。侍御史則是脆梨,越吃越好吃。由侍御史遷調為員外郎,那就是柑桔了,可以久服。有人說合口椒毒性輕而脆梨有劇毒,這是因個別吃過的人發出的感嘆,其實這東西是無常性的。唯有官拜員外郎后,方可稱為除去了毒。但是,由御史遷調員外郎,他們也是歡喜惆悵各占一半,喜的是升遷,可惜的是失去了御史的權力。

  司馬承禎  

  唐朝的盧藏用,最初隱居在終南山,中宗執政時期,累居要職。到睿宗時期,詔令司馬承禎入京,不久打算回去。盧藏用指著終南山對他說:這山中就大有好風景,何必走那么遠!司馬承禎慢慢回答道:以我所見,隱居乃是通往高官的捷徑。盧藏用面顯羞愧之色。

  李敬玄  

  唐代的中書令李敬玄被授以元帥,去征討吐蕃,行至樹敦城,聽說劉尚書已喪身于吐蕃,沒敢停留,便狼狽而逃。王杲和副總管曹懷舜等也嚇得驚慌而退。逃跑時扔掉糧餉無數,在一千里路上,足足蓋了一尺多厚。當時軍中流傳一首歌謠:洮河李阿婆,鄯州王伯母,見賊不敢斗,總由曹新婦。

  格輔元  

  唐代時有個叫格輔元的人,官授監察御史,后又遷轉殿中御史。有一回他出使外地,臨時客住龍門被盜,行裝全被偷走,只好光著身子裹被而坐。后來有個監察御史杜易簡寫詩嘲弄他道:你住于龍門的那一夜夠恥辱的了,想要知道什么叫精彩嗎?那就先去看看你這的狼狽像吧。一雙小眼睛只能眼巴巴地望著自己的住處,而那如雷的鼾聲卻響徹遠處的樹林。把你的一切傾囊拿走,你雖用的是新被卻不是剛婚娶。誰說騎著驄馬的使臣,反而變作蹲臥的蟄熊呢?

  祝欽明  

  唐朝時有位禮部尚書祝欽明一心鉆研經史,而不識時務。腦袋大且肥,迂頑而又多疑,官署中的小官吏們稱他為媼。媼就是大肉塊子,沒長七竅,秦穆公時代有野人得到過。

  姜師度  

  唐玄宗時期,姜師度在長安城里開掘水渠。水渠穿繞過宮庭殿堂、大街小巷。無所不至?;噬系桥R西樓觀望,只見師度堰水流湍急,柴筏順水而下,甚為滿意,于是升他為司農卿??墒堑胶髞?,遇到雨多漲水時,大水便橫沖直撞,遇上干旱少雨時,水渠卻又干涸。于是他又把水渠開掘到黃河,經棣州把黃河水引進長安。這項工程花費巨大,可兩岸百姓卻常常遭受水淹之害。因此他又不得不派民工把黃河的放水口堵死。開元六年,黃河泛濫,大水沖破了堵死的放水口,整個棣州的百姓,全都淹死,可是姜師度仍以修渠有功為由,官品一再晉升。當時還有一個叫傅孝忠的人,官授太史令,此人自己說懂得天象,其實是專搞假冒欺騙。京城里的人都說道:姜師度一心看地,傅孝忠兩眼相天。神武皇帝即位后,知道他們的欺詐行為,把兩個人一起斬首。

  姜晦  

  唐朝時姜晦官拜吏部侍郎,眼不認字,手不會書,把他執掌的銓選之任弄得一塌糊涂,甚至連高低優劣都不分。因而選人們編成歌謠詠道:今年選數恰相當,都因座主無文章,案(桌幾)后一腔(宰殺后的豬羊一只叫一腔)凍豬肉,所以名為姜侍郎。

  魏光乘  

  唐代的兵部尚書姚元崇,個頭大行走快,魏光乘便把他稱作追蛇的鸛鵲。黃門侍郎盧懷慎好低頭看地,被他稱為偷看老鼠的貓。殿中監姜皎長得胖又黑,稱他為飽食桑葚的母豬。紫微舍人倪若水長得黑而又沒有胡子,被他稱之為醉部脫落了精華。舍人齊處沖喜好瞇起一只眼睛看太陽,便說他是在暗燭光下尋找母虱子。舍人呂延嗣個頭高大頭發稀少,被稱之為日本使者。而把舍人鄭勉看作醉高麗。稱拾遺蔡孚為小州縣的醫博士,假裝懂得藥性。還有個殿中侍御史個子小、又丑又黑,被稱之為煙熏了的地術(植物名)。稱御史張孝嵩為小村子里求仙弄鬼的方相。稱舍人楊伸嗣為熱鏊子上的猢猻。稱補闕袁輝為王爺門下的彈琴博士。稱員外郎魏恬為祈禱下雨的婆羅門教徒。稱李全交為品官給事。稱黃門侍郎李廣為喝飽水的大蝦。因為他犯了這樣隨意評品戲弄朝官的錯誤,所以從左拾遺的官位被貶到新州新興縣做了縣尉。

  邵景  

  唐代的邵景,是安陽人。經銓選而提拔為汾陰縣尉,又轉授歙州司倉,后來遷調右御史臺任監察考功員外。神武皇帝即位時,邵景與殿中御史蕭嵩、韋鏗一起擢升為殿行事,而職掌的事物各不相同。后來皇上下令,加授邵景和蕭嵩為朝散大夫,而韋鏗卻沒有此項任命。邵景、蕭嵩的相貌都很象胡人,邵景鼻子高,蕭嵩胡須多。上朝時他們同穿朱紅官袍,面對著站立于朝堂,韋鏗從簾外偷偷看到了他倆可笑的樣子,便詠了首詩:一對胡人穿著大紅色的官袍,一個胡須多一個鼻子高,兩人在朝堂前如一撇一捺地相對站立,自愧自己的地位官品獸毛一樣的多而輕。滿朝官員聽說后都笑而詠之。有一天睿宗要去承天門,文武百官列隊恭駕,一陣旋風突然吹來,韋鏗感到眼睛昏眩暈倒在地上。韋鏗個子很小又很胖,于是邵景詠道:一陣旋風忽然盤旋而來,韋鏗隨風倒在地上,那樣子就象用腳踩過的發面大蒸餅,難怪他至今還在擔當殿行事,只因他本來就不夠五品官才能。(朝散大夫官秩五品。)

  黃幡綽  

  唐代時安西牙將劉文樹口才很好,尤其善于向皇上進言或回答皇上的問話,明皇為此曾多次稱贊過他。劉文樹的胡須長在下巴頦的下邊、面貌很象個猴子。有一次唐明皇讓黃幡綽嘲弄一番他的相貌以取樂,劉文樹是最忌諱別人稱他猿猴這一雅號的,于是偷偷地奉送財物行賂,求他不要說自己象猿猴。黃幡綽答應了,他嘲詠道:可憐好一個劉文樹呀,胡須與下頦一起都長在了別的地方。劉文樹的相貌根本不象猴子,而猴子的相貌太象劉文樹了。明皇知道了他這樣說,是劉文樹行了小賄求請之故,于是大笑。

  賀知章  

  唐代秘書監賀知章的名聲很響。要告老還鄉回歸吳中。明皇給他很重的嘉獎,每一件獎賞各有不同。賀知章將要離開朝廷了,他聲淚俱下地與皇上辭別,皇上問他還有什么要求,他說:臣有一個兒子,至今還沒有定下來叫什么名字,希望陛下恩賜。這樣就是我回到故鄉也感到十分榮耀?;噬系溃鹤鳛榈赖滦袨樽钪匾?,莫過于信了。孚就是信,每每有信才能順。你的兒子必是信順之人,應該起名叫孚。過了很久,賀知章對人說:皇上怎么戲謔我啊,我是吳地人,這個孚字是爪字下面加個子字,這難道不是叫我兒子為無(吳字諧音)爪子嗎?

  王維  

  唐朝曾有個叫王玙的宰相,很愿意與人家寫碑文。有人來送報酬,錯敲了尚書右丞,(也是那時最著名的詩人)。王維的門,王維道:大作家在那邊。

  甘洽  

  唐代人甘洽與王仙客素來很友好,于是他們便以姓氏相互嘲諷。甘洽道:你姓的是王字,我考慮你本應姓田,因為你的面目很象水獺,只好把你的兩側去掉了。王仙客接著說:你姓個甘字,我琢磨你本應該姓丹,就因為你的腦袋不能彎曲,只好把你倒過來兩腳向上了。

  喬琳  

  唐末朱泚將要攻入京城,源休、姚令言等人便將重要檔案藏于倉庫中,想要作當年劉邦進入京都前蕭何曾先收藏檔案而后獻上的事。后來源休又對后梁朝的門下省黃門侍郎蔣練態度謙恭地說:若衡量才能,那么我就是蕭何,姚令言就是曹參。有認得他的人聽說此事后,都知道他對自己的官職不那么滿意了。喬琳喜好戲謔,于是對當年的同僚們說道:源公為了做官,簡直可以說是用火來逼迫酂侯了!

  契綟禿  

  唐朝時京城里有個和尚,天性機敏。腿腳有毛病,有人在路上遇見,便嘲弄他說:法師是云中郡。和尚說:我與你先前并不相識,什么原因要侮辱貧僧,把我稱作契綟禿呢?那個人欺騙他說:云中郡是說法師學問高遠,怎么能說是侮辱你了呢?和尚說:云中郡就是天州,翻譯過是偷氈,即毛賊。毛賊再翻譯過來是墨糟,傍邊有曲錄鐵,譯作契綟禿。我們之間有什么過從,要罵我呢?那人感到羞愧而佩服。

  宋濟  

  唐朝時,許孟容與宋濟二人未做官時就有交情。到許孟容主管選拔官員時,宋濟落選。發榜后,許孟容很覺愧疚,他曾多次請人去說明和致意,并派自己的學生去看望。不得已,宋濟來拜見他。許孟容分說一番并道歉后,便請宋濟多飲酒。他說:雖然,我今年為國家選拔卿相,但過去也有象姚嗣卿剛剛選中,第二天就死去那樣的事。宋濟站起來對許孟容道:姚令公謝世,那是國家的不幸!許孟容十分慚愧。

  安陵佐史  

  唐朝時,安陵人很善于嘲諷,凡是有縣令派到這里來的,沒有不被用隱語嘲弄的。有這么一個縣令,滿口沒有一只牙,常常怕人嘲笑。剛到任時,對手下的小吏們說:我聽說安陵這地方的人太喜好嘲弄人,你們可不能重走過去的老路。第一次上堂,斷了三個案子。佐史在他身后抱著案卷說道:明府書處甚疾。這位縣令沒覺察出被嘲弄,還稱贊說對自己很好,于是對他很信任。過了幾個月后,有個與佐史有仇的人來告發說:那個說你'明府書處甚疾'的人,實際是嘲弄明府??h令問:這話是什么意思呢?那人道:書處甚疾的意思就是奔墨,奔墨翻轉為北門,北門就是缺后,缺后再翻轉就是口穴,這是嘲弄無齒之人??h令這才明白過來,于是將佐史鞭打一頓后趕了出去。

  崔護  

  唐朝的劉禹錫講,崔護不能被考取作官,怨怒于考官苗登,苗登是他的三堂舅。于是私下寫一篇判狀,詆毀他舅說:他的后背與常人不一樣,長了一層象豬皮似的硬甲殼。有人問:怎么不除掉,而要忍受著呢?崔護說:官署里的人都好坦懷,可往兩脅觀看。相里剝掉了苗登的衣服,才看見確有豬皮。當初,苗登曾作過東都畿尉,相里造作過那里的長官。有一次曾要鞭笞苗登,可是除掉他的上衣露出脊背,卻有豬毛,長約數寸。所以崔護又說:當不打仗的時候,那層硬甲殼累墜而無用。在圈中飼養之時,他搖晃有求。這是說他還長了尾巴。

《卷二百五十五·嘲誚三》相關閱讀
你可能喜歡
用戶評論
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國學經典推薦

卷二百五十五·嘲誚三原文解釋翻譯

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Copyright ? 2016-2020 www.xenanigh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山东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