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播國學經典

養育華夏兒女

列傳·卷七十六

作者:宋濂、王祎等 全集:元史 來源:網絡 [挑錯/完善]

  ◎儒學一

  前代史傳,皆以儒學之士,分而為二,以經藝顓門者為儒林,以文章名家者為文苑。然儒之為學一也,《六經》者斯道之所在,而文則所以載夫道者也。故經非文則無以發明其旨趣;而文不本于六藝,又烏足謂之文哉。由是而言,經藝文章,不可分而為二也明矣。

  元興百年,上自朝廷內外名宦之臣,下及山林布衣之士,以通經能文顯著當世者,彬彬焉眾矣。今皆不復為之分別,而采取其尤卓然成名、可以輔教傳后者,合而隸之,為《儒學傳》。

  趙復,字仁甫,德安人也。太宗乙未歲,命太子闊出帥師伐宋,德安以嘗逆戰,其民數十萬,皆俘戮無遺。進楊惟中行中書省軍前,姚樞奉詔即軍中求儒、道、釋、醫、卜士,凡儒生掛俘籍者,輒脫之以歸,復在其中。樞與之言,信奇士,以九族俱殘,不欲北,因與樞訣。樞恐其自裁,留帳中共宿。既覺,月色皓然,惟寢衣在,遽馳馬周號積尸間,無有也。行及水際,則見復已被發徒跣,仰天而號,欲投水而未入。樞曉以徒死無益:“汝存,則子孫或可以傳緒百世;隨吾而北,必可無他?!睆蛷姀闹?。先是,南北道絕,載籍不相通;至是,復以所記程、朱所著諸經傳注,盡錄以付樞。

  自復至燕,學子從者百余人。世祖在潛邸,嘗召見,問曰:“我欲取宋,卿可導之乎?”對曰:“宋,吾父母國也,未有引他人以伐吾父母者?!笔雷鎼?,因不強之仕。惟中聞復論議,始嗜其學,乃與樞謀建太極書院,立周子祠,以二程、張、楊、游、朱六君子配食,選取遺書八千余卷,請復講授其中。復以周、程而后,其書廣博,學者未能貫通,乃原羲、農、堯、舜所以繼天立極,孔子、顏、孟所以垂世立教,周、程、張、朱氏所以發明紹續者,作《傳道圖》,而以書目條列于后;別著《伊洛發揮》,以標其宗旨。朱子門人,散在四方,則以見諸登載與得諸傳聞者,共五十有三人,作《師友圖》,以寓私淑之志。又取伊尹、顏淵言行,作《希賢錄》,使學者知所向慕,然后求端用力之方備矣。樞既退隱蘇門,乃即復傳其學,由是許衡、郝經、劉因,皆得其書而尊信之。北方知有程、朱之學,自復始。

  復為人,樂易而耿介,雖居燕,不忘故土。與人交,尤篤分誼。元好問文名擅一時,其南歸也,復贈之言,以博溺心、末喪本為戒,以自修讀《易》求文王、孔子之用心為勉。其愛人以德類若此。復家江漢之上,以江漢自號,學者稱之曰江漢先生。

  張,字達善,其先蜀之導江人。蜀亡,僑寓江左。金華王柏,得朱熹三傳之學,嘗講道于臺之上蔡書院,從而受業焉。自《六經》、《語》、《孟》傳注,以及周、程、張氏之微言,朱子所嘗論定者,靡不潛心玩索,究極根柢。用功既專,久而不懈,所學益弘深微密,南北之士,鮮能及之。至元中,行臺中丞吳曼慶聞其名,延致江寧學官,俾子弟受業,中州士大夫欲淑子弟以朱子《四書》者,皆遣從游,或辟私塾迎之。其在維揚,來學者尤眾,遠近翕然,尊為碩師,不敢字呼,而曰導江先生。大臣薦諸朝,特命為孔、顏、孟三氏教授,鄒、魯之人,服誦遺訓,久而不忘。

  氣宇端重,音吐洪亮,講說特精詳,子弟從之者,詵詵如也。其高第弟子知名者甚多,夾谷之奇、楊剛中尤顯。無子。有《經說》及文集行世。吳澄序其書,以為議論正,援據博,貫穿縱橫,儼然新安朱氏之尸祝也。至正中,真州守臣以及郝經、吳澄皆嘗留儀真,作祠宇祀之,曰三賢祠。

  金履祥,字吉父,婺之蘭溪人。其先本劉氏,后避吳越錢武肅王嫌名,更為金氏。履祥從曾祖景文,當宋建炎、紹興間,以孝行著稱,其父母疾,齋禱于天,而靈應隨至。事聞于朝,為改所居鄉曰純孝。履祥幼而敏睿,父兄稍授之書,即能記誦。比長,益自策勵,凡天文、地形、禮樂、田乘、兵謀、陰陽、律歷之書,靡不畢究。及壯,知向濂、洛之學,事同郡王柏,從登何基之門?;鶆t學于黃榦,而榦親承朱熹之傳者也。自是講貫益密,造詣益邃。

  時宋之國事已不可為,履祥遂絕意進取。然負其經濟之略,亦未忍遽忘斯世也。會襄樊之師日急,宋人坐視而不敢救,履祥因進牽制搗虛之策,請以重兵由海道直趨燕、薊,則襄樊之師,將不攻而自解。且備敘海舶所經,凡州郡縣邑,下至巨洋別塢,難易遠近,歷歷可據以行。宋終莫能用。及后朱瑄、張清獻海運之利,而所由海道,視履祥先所上書,咫尺無異者,然后人服其精確。

  德祐初,以迪功郎、史館編校起之,辭弗就。宋將改物,所在盜起,履祥屏居金華山中,兵燹稍息,則上下巖谷,追逐云月,寄情嘯詠,視世故泊如也。平居獨處,終日儼然;至與物接,則盎然和懌。訓迪后學,諄切無倦,而尤篤于分義。有故人子坐事,母子分配為隸,不相知者十年,履祥傾貲營購,卒贖以完;其子后貴,履祥終不自言,相見勞問辛苦而已。何基、王柏之喪,履祥率其同門之士,以義制服,觀者始知師弟子之系于常倫也。

  履祥嘗謂司馬文正公光作《資治通鑒》,秘書丞劉恕為《外紀》,以記前事,不本于經,而信百家之說,是非謬于圣人,不足以傳信。自帝堯以前,不經夫子所定,固野而難質。夫子因魯史以作《春秋》,王朝列國之事,非有玉帛之使,則魯史不得而書,非圣人筆削之所加也。況左氏所記,或闕或誣,凡此類皆不得以辟經為辭。乃用邵氏《皇極經世歷》、胡氏《皇王大紀》之例,損益折衷,一以《尚書》為主,下及《詩》、《禮》、《春秋》,旁采舊史諸子,表年系事,斷自唐堯以下,接于《通鑒》之前,勒為一書,二十卷,名曰《通鑒前編》。凡所引書,輒加訓釋,以裁正其義,多儒先所未發。既成,以授門人許謙曰:“二帝三王之盛,其微言懿行,宜后王所當法,戰國申、商之術,其苛法亂政,亦后王所當戒,則是編不可以不著也?!彼鴷?,曰《大學章句疏義》二卷,《論語孟子集注考證》十七卷,《書表注》四卷,謙為益加校定,皆傳于學者。天歷初,廉訪使鄭允中表上其書于朝。

  初,履祥既見王柏,首問為學之方,柏告以必先立志,且舉先儒之言:居敬以持其志,立志以定其本,志立乎事物之表,敬行乎事物之內,此為學之大方也。及見何基,基謂之曰:“會之屢言賢者之賢,理欲之分,便當自今始?!睍?,蓋柏字也。當時議者以為基之清介純實似尹和靜,柏之高明剛正似謝上蔡,履祥則親得之二氏,而并充于己者也。

  履祥居仁山之下,學者因稱為仁山先生。大德中卒。元統初,里人吳師道為國子博士,移書學官,祠履祥于鄉學。至正中,賜謚文安。

  許謙,字益之,其先京兆人。九世祖延壽,宋刑部尚書。八世祖仲容,太子洗馬。仲容之子曰洸、曰洞,洞由進士起家,以文章政事知名于時。洸之子寔,事海陵胡瑗,能以師法終始者也。由平江徙婺之金華,至謙五世,為金華人。父觥,登淳祐七年進士第,仕未顯以歿。

  謙生數歲而孤,甫能言,世母陶氏口授《孝經》、《論語》,入耳輒不忘。稍長,肆力于學,立程以自課,取四部書分晝夜讀之,雖疾恙不廢。既乃受業金履祥之門,履祥語之曰:“士之為學,若五味之在和,醯醬既加,則酸咸頓異。子來見我已三日,而猶夫人也,豈吾之學無以感發子耶!”謙聞之惕然。居數年,盡得其所傳之奧。于書無不讀,窮探圣微,雖殘文羨語,皆不敢忽。有不可通,則不敢強;于先儒之說,有所未安,亦不茍同也。

  讀《四書章句集注》,有《叢說》二十卷,謂學者曰:“學以圣人為準的,然必得圣人之心,而后可學圣人之事。圣賢之心,具在《四書》,而《四書》之義,備于朱子,顧其辭約意廣,讀者安可以易心求之乎!”讀《詩集傳》,有《名物鈔》八卷,正其音釋,考其名物度數,以補先儒之未備,仍存其逸義,旁采遠援,而以己意終之。讀《書集傳》,有《叢說》六卷。其觀史,有《治忽幾微》,仿史家年經國緯之法,起太皞氏,迄宋元祐元年秋九月尚書左仆射司馬光卒。備其世數,總其年歲,原其興亡,著其善惡。蓋以為光卒,則中國之治不可復興,誠理亂之幾也。故附于續經而書孔子卒之義,以致其意焉。

  又有《自省編》,晝之所為,夜必書之,其不可書者,則不為也。其他若天文、地理、典章、制度、食貨、刑法、字學、音韻、醫經、術數之說,亦靡不該貫,旁而釋、老之言,亦洞究其蘊。嘗謂:“學者孰不曰辟異端,茍不深探其隱,而識其所以然,能辨其同異,別其是非也幾希?!庇謬L句讀《九經》、《儀禮》及《春秋三傳》,于其宏綱要領,錯簡衍文,悉別以鉛黃朱墨,意有所明,則表而見之。其后吳師道購得呂祖謙點?!秲x禮》,視謙所定,不同者十有三條而已。謙不喜矜露,所為詩文,非扶翼經義,張維世教,則未嘗輕筆之書也。

  延祐初,謙居東陽八華山,學者翕然從之。尋開門講學,遠而幽、冀、齊、魯,近而荊、揚、吳、越,皆不憚百舍來受業焉。其教人也,至誠諄悉,內外殫盡,嘗曰:“己有知,使人亦知之,豈不快哉!”或有所問難,而詞不能自達,則為之言其所欲言,而解其所惑。討論講貫,終日不倦,攝其粗疏,入于密微。聞者方傾耳聽受,而其出愈真切。惰者作之,銳者抑之,拘者開之,放者約之。及門之士,著錄者千余人,隨其材分,咸有所得。然獨不以科舉之文授人,曰:“此義、利之所由分也?!敝t篤于孝友,有絕人之行。其處世不膠于古,不流于俗。不出里閭者四十年,四方之士,以不及門為恥,縉紳先生之過其鄉邦者,必即其家存問焉?;蛟L以典禮政事,謙觀其會通,而為之折衷,聞者無不厭服。

  大德中,熒惑入南斗句已而行,謙以為災在吳、楚,竊深憂之。是歲大昆,謙貌加瘠,或問曰:“豈食不足邪?”謙曰:“今公私匱竭,道殣相望,吾能獨飽邪!”其處心蓋如此。廉訪使劉庭直、副使趙宏偉,皆中州雅望,于謙深加推服,論薦于朝;中外名臣列其行義者,前后章數十上;而郡復以遺逸應詔;鄉闈大比,請司其文衡。皆莫能致。至其晚節,獨以身任正學之重,遠近學者,以其身之安否,為斯道之隆替焉。至元三年卒,年六十八。嘗以白云山人自號,世稱為白云先生。朝廷賜謚文懿。

  先是,何基、王柏及金履祥歿,其學猶未大顯,至謙而其道益著,故學者推原統緒,以為朱熹之世適。江浙行中書省為請于朝,建四賢書院,以奉祠事,而列于學官。

  同郡朱震亨,字彥修,謙之高第弟子也。其清修苦節,絕類古篤行之士,所至人多化之。

  陳櫟,字壽翁,徽之休寧人。櫟生三歲,祖母吳氏口授《孝經》、《論語》,輒成誦。五歲入小學,即涉獵經史。七歲通進士業。十五,鄉人皆師之。宋亡,科舉廢,櫟慨然發憤,致力于圣人之學,涵濡玩索,貫穿古今。嘗以謂有功于圣門者,莫若朱熹氏,熹沒未久,而諸家之說,往往亂其本真,乃著《四書發明》、《書集傳纂疏》、《禮記集義》等書,亡慮數十萬言,凡諸儒之說,有畔于朱氏者,刊而去之;其微辭隱義,則引而伸之;而其所未備者,復為說以補其闕。于是朱熹之說大明于世。

  延祐初,詔以科舉取士,櫟不欲就試,有司強之,試鄉闈中選,遂不復赴禮部。教授于家,不出門戶者數十年。性孝友,尤剛正,日用之間,動中禮法。與人交,不以勢合,不以利遷。善誘學者,諄諄不倦。臨川吳澄,嘗稱櫟有功于朱氏為多,凡江東人來受業于澄者,盡遣而歸櫟。櫟所居堂曰定宇,學者因以定宇先生稱之。元統二年卒,年八十三。

  揭傒斯志其墓,乃與吳澄并稱,曰:“澄居通都大邑,又數登用于朝,天下學者,四面而歸之,故其道遠而章,尊而明。櫟居萬山間,與木石俱,而足跡未嘗出鄉里,故其學必待其書之行,天下乃能知之。及其行也,亦莫之御,是可謂豪杰之士矣?!笔酪詾橹?。

  胡一桂,字庭芳,徽州婺源人。父方平。一桂生而穎悟,好讀書,尤精于《易》。初,饒州德興沈貴寶,受《易》于董夢程,夢程受朱熹之《易》黃榦,而一桂之父方平及從貴寶、夢程學,嘗著《易學啟蒙通釋》。一桂之學,出于方平,得朱熹氏源委之正。宋景定甲子,一桂年十八,遂領鄉薦,試禮部不敏,退而講學,遠近師之,號雙湖先生。所著書有《周易本義附錄纂疏》、《本義啟蒙翼傳》、《朱子詩傳附錄纂疏》、《十七史纂》,并行于世。

  其同郡胡炳文,字仲虎,亦以《易》名家,作《易本義通釋》,而于朱熹所著《四書》,用力尤深。余干饒魯之學,本出于朱熹,而其為說,多與熹牴牾,炳文深正其非,作《四書通》,凡辭異而理同者,合而一之;辭同而指異者,析而辨之,往往發其未盡之蘊。東南學者,因其所自號,稱云峰先生。炳文嘗用薦者,署明經書院山長,再調蘭溪州學正。

  黃澤,字楚望,其先長安人。唐末,舒藝知資州內江縣,卒,葬焉,子孫遂為資州人。宋初,延節為大理評事,兼監察御史,累贈金紫光祿大夫,澤十一世祖也。五世祖拂,與二兄播、揆,同年登進士第,蜀人榮之。父儀可,累舉不第,隨兄驥子官九江,蜀亂,不能歸,因家焉。澤生有異質,慨然以明經學道為志,好為苦思,屢以成疾,疾止復思,久之,如有所見,作《顏淵仰高鉆堅論》。蜀人治經,必先古注疏,澤于名物度數,考核精審,而義理一宗程、朱,作《易春秋二經解》、《二禮祭祀述略》。

  大德中,江西行省相臣聞其名,授江州景星書院山長,使食其祿以施教。又為山長于洪之東湖書院,受學者益眾。始澤嘗夢見夫子,以為適然,既而屢夢見之,最后乃夢夫子手授所較《六經》,字如新,由是深有感發,始悟所解經多徇舊說為非是,乃作《思古吟》十章,極言圣人德容之盛,上達于文王、周公。秩滿即歸,閉門授徒以養親,不復言仕。

  嘗以為去圣久遠,經籍殘闕,傳注家率多傅會,近世儒者,又各以才識求之,故議論雖多,而經旨愈晦;必積誠研精,有所悟入,然后可以窺見圣人之本真。乃揭《六經》中疑義千有余條,以示學者。既乃盡悟失傳之旨。自言每于幽閑寂寞、顛沛流離、疾病無聊之際得之,及其久也,則豁然無不貫通。自天地定位、人物未生已前,沿而下之,凡邃古之初,萬化之原,載籍所不能具者,皆昭若發蒙,如示諸掌。然后由伏羲、神農、五帝、三王,以及春秋之末,皆若身在其間,而目擊其事者。于是《易》、《春秋》傳注之失,《詩》、《書》未決之疑,《周禮》非圣人書之謗,凡數十年苦思而未通者,皆渙然冰釋,各就條理。故于《易》以明象為先,以因孔子之言,上求文王、周公之意為主,而其機括,則盡在《十翼》,作《十翼舉要》、《忘象辯》、《象略》、《辯同論》。于《春秋》以明書法為主,其大要則在考核三傳,以求向上之功,而脈絡盡在《左傳》,作《三傳義例考》、《筆削本旨》。又作《元年春王正月辯》、《諸侯娶女立子通考》、《魯隱公不書即位義》、《殷周諸侯禘祫考》、《周廟太廟單祭合食說》,作《丘甲辯》,凡如是者十余通,以明古今禮俗不同,見虛辭說經之無益。嘗言:“學者必悟經旨廢失之由,然后圣人本意可見,若《易象》與《春秋》書法廢失大略相似,茍通其一,則可觸機而悟矣?!庇謶謱W者得于創聞,不復致思,故所著多引而不發,乃作《易學濫觴》、《春秋指要》,示人以求端用力之方。其于禮學,則謂鄭氏深而未完,王肅明而實淺,作《禮經復古正言》。如王肅混郊丘廢五天帝,并昆侖、神州為一,趙伯循言王者禘其始祖之所自出,以始祖配之,而不及群廟之社,胡宏家學不信《周禮》,以社為祭地之類,皆引經以證其非。其辯釋諸經要旨,則有《六經補注》;詆排百家異義,則取杜牧不當言而言之義,作《翼經罪言》。近代覃思之學,推澤為第一。

  吳澄嘗觀其書,以為平生所見明經士,未有能及之者,謂人曰:“能言距楊、墨者,圣人之徒也,楚望真其人乎!”然澤雅自慎重,未嘗輕與人言。李泂使過九江,請北面稱弟子,受一經,且將經紀其家,澤謝曰:“以君之才,何經不可明,然亦不過筆授其義而已。若余則于艱苦之余,乃能有見,吾非邵子,不敢以二十年林下期君也?!睕s嘆息而去?;騿枬桑骸白蚤s如此,寧無不傳之懼?”澤曰:“圣經興廢,上關天運,子以為區區人力所致耶!”

  澤家甚窶貧,且年老,不復能教授,經歲大侵,家人采木實草根以療饑,晏然曾不動其意,惟以圣人之心不明,而經學失傳,若己有罪為大戚。至正六年卒,年八十七。其書存于世者十二三。門人惟新安趙汸為高第,得其《春秋》之學為多。

  蕭渼,字惟斗,其先北海人。父仕秦中,遂為奉元人。渼性至孝,自為兒時,翹楚不凡。稍出為府史,上官語不合,即引退,讀書面山者三十年。制一革衣,由身半以下,及臥,輒倚其榻,玩誦不少置,于是博極群書,天文、地理、律歷、算數,靡不研究。侯均謂元有天下百年,惟蕭惟斗為識字人。學者及其門受業者甚眾。嘗出,遇一婦人,失金釵道旁,疑渼拾之,謂曰:“殊無他人,獨翁居后耳?!睖劻铍S至門,取家釵以償。其婦后得所遺釵,愧謝還之。鄉人有自城中暮歸者,遇寇,欲加害,詭言“我蕭先生也”,寇驚愕釋去。

  世祖分藩在秦,辟渼與楊恭懿、韓擇侍秦邸,渼以疾辭,授陜西儒學提舉,不赴。省憲大臣即其家具宴為賀,使一從史先詣渼舍,渼方汲水灌園,從史至,不知其為渼也,使飲其馬,即應之不拒,及冠帶迎賓,從史見渼,有懼色,渼殊不為意。后累授集賢直學士、國子司業,改集賢侍讀學士,皆不赴。大德十一年,拜太子右諭德,扶病至京師,入覲東宮,書《酒誥》為獻,以朝廷時尚酒故也。尋以病力請去職,人問其故,則曰:“在禮,東宮東面,師傅西面,此禮今可行乎?”俄除集賢學士、國子祭酒,依前右諭德,疾作,固辭而歸。卒年七十八,賜謚貞敏。

  渼制行甚高,真履實踐,其教人,必自《小學》始。為文辭,立意精深,言近而指遠,一以洙、泗為本,濂、洛、考亭為據,關輔之士,翕然宗之,稱為一代醇儒。所著有《三禮說》、《小學標題駁論》、《九州志》,及《勤齋文集》,行于世。

  韓擇者,字從善,亦奉元人。天資超異,信道不惑,其教學者,雖中歲以后,亦必使自《小學》等書始?;蛞蔀榱旯澢诳?,則曰:“人不知學,白首童心,且童蒙所當知,而皓首不知,可乎?”擇尤邃禮學,有質問者,口講指畫無倦容。士大夫游宦過秦中,必往見擇,莫不虛往而實歸焉。世祖嘗召之赴京,疾,不果行。其卒也,門人為服緦麻者百余人。

  侯均者,字伯仁,亦奉元人。父母蚤亡,獨與繼母居,賣薪以給奉養。積學四十年,群經百氏,無不淹貫,旁通釋、老外典。每讀書,必熟誦乃已。嘗言:“人讀書不至千遍,終于己無益?!惫势浯鹬T生所問,窮索極探,如取諸篋笥。名振關中,學者宗之。用薦者起為太常博士,后以上疏忤時相意,不待報可,即歸休田里。

  均貌魁梧,而氣剛正,人多嚴憚之,及其應接之際,則和易款洽。雖方言古語,世所未曉者,莫不隨問而答,世咸服其博聞。

  同恕,字寬甫,其先太原人。五世祖遷秦中,遂為奉元人。祖升。父繼先,博學能文,廉希憲宣撫陜右,辟掌庫鑰。家世業儒,同居二百口,無間言。恕安靜端凝,羈丱如成人,從鄉先生學,日記數千言。年十三,以《書經》魁鄉校。至元間,朝廷始分六部,選名士為吏屬,關陜以恕貢禮曹,辭不行。仁宗踐阼,即其家拜國子司業,階儒林郎,使三召,不起。陜西行臺侍御史趙世延,請即奉元置魯齋書院,中書奏恕領教事,制可之。先后來學者殆千數。延祐設科,再主鄉試,人服其公。六年,以奉議大夫、太子左贊善召,入見東宮,賜酒慰問。繼而獻書,厲陳古誼,盡開悟涵養之道。明年春,英宗繼統,以疾歸。致和元年,拜集賢侍讀學士,以老疾辭。

  恕之學,由程、朱上溯孔、孟,務貫浹事理,以利于行。教人曲為開導,使得趣向之正。性整潔,平居雖大暑,不去冠帶。母張夫人卒,事異母如事所生。父喪,哀毀致目疾,時祀齋肅詳至。嘗曰:“養生有不備,事猶可復,追遠有不誠,是誣神也,可逭罪乎!”與人交,雖外無適莫,而中有繩尺。里人借騾而死,償其直,不受,曰:“物之數也,何以償為!”家無儋石之儲,而聚書數萬卷,扁所居曰榘庵。時蕭渼居南山下,亦以道高當世,入城府,必主恕家,士論稱之曰“蕭同”。

  恕自京還,家居十三年,縉紳望之若景星麟鳳,鄉里稱為先生而不姓。至順二年卒,年七十八。制贈翰林直學士,封京兆郡侯,謚文貞。其所著曰《榘庵集》,二十卷。

  恕弟子第五居仁,字士安,幼師蕭渼,弱冠從恕受學。博通經史,躬率子弟致力農畝,而學徒滿門。其宏度雅量,能容人所不能容。嘗行田間,遇有竊其桑者,居仁輒避之。鄉里高其行義,率多化服。作字必楷整,游其門者,不惟學明,而行加修焉。卒之日,門人相與議易名之禮,私謚之曰靜安先生。

  安熙,字敬仲,真定藁城人。祖滔,父松,皆以學行淑其鄉人。熙既承其家學,及聞保定劉因之學,心向慕焉。熙家與因所居相去數百里,因亦聞熙力于為已之學,深許與之。熙方將造其門,而因己歿,乃從因門人烏叔備問其緒說。蓋自因得宋儒朱熹之書,即尊信力行之,故其教人,必尊朱氏。然因之為人,高明堅勇,其進莫遏。熙則簡靚和易,務為下學之功。其《告先圣文》有曰:“追憶舊聞,卒究前業。灑掃應對,謹行信言。余力學文,窮理盡性。循循有序,發軔圣途,以存諸心,以行諸己,以及于物,以化于鄉?!逼溆霉ζ綄嵡忻?,可謂善學朱氏者。

  熙遭時承平,不屑仕進,家居教授垂數十年,四方之來學者,多所成就。既歿,鄉人為立祠于藁城之西筦鎮。其門人蘇天爵,為輯其遺文,而虞集序之曰:“使熙得見劉氏,廓之以高明,厲之以奮發,則劉氏之學,當益昌大于時矣?!?/p>

關鍵詞:元史,列傳

解釋翻譯
[挑錯/完善]

  金履祥字吉父,婺之蘭溪人。先祖原姓劉,因避諱吳越錢武肅王之同音名,故改姓金。

  履祥幼時就很聰慧,父兄稍加教授,就能背誦。年齡稍大,更加自勉奮發學習。對天文、地理、禮樂、兵謀、陰陽、律歷之類的書,無不認真研究。及至青年時期,懂得了要向宋代理學家周敦頤、程頤、程顥學習,他與同郡王柏拜何基為師。而何基的老師是黃..,..又是朱熹的親授弟子,因此其學問更其嚴密,融會貫通,其造詣更為深邃。

  由于當時宋朝危亡之勢已無可挽救,履祥決心不再進取。然而其具有安邦濟世之才略,使他不能對當時政治形勢不問不聞。適逢襄樊戰事緊迫,宋朝持觀望態度不敢去救援,履祥因此向宋朝獻策直搗元軍空虛的后方。請求用重兵由水路直趨燕、薊以解救襄樊之師。他詳細敘述海船所經的州郡縣邑以及大海中遠近島嶼,處處都是可行的??墒撬握冀K未采用他的計策。后來朱王宣、張清獻海運之利,而所經海道,與履祥以前的上書相比,幾乎沒有什么差異,因此后人很佩服他計算的精確。

  宋恭帝德..(1275),以迪功郎、史館編校起用他,履祥未接受。宋將滅亡,各地盜匪烽起,履祥隱居金華山中,戰火稍停,就在山谷山巖間追云逐月,吟詠歌唱,將世上的事情看得非常淡泊,常常獨自一人整天態度嚴肅,然待人接物則有朝氣,和藹可親。對后生諄諄教導,從不厭倦。他更忠于“義”,友人之子因犯罪,母子淪為奴隸,十年未見面,他傾其所蓄,為母子贖罪,直到釋放為止。后來友人之子富貴了,他從不談及此事,見面只相互問候罷了。何基、王柏去世后,他率領同窗,遵照師友之義,著喪服去吊喪。

  履祥曾說文正公司馬光作《資治通鑒》,秘書丞劉恕寫《外紀》,記載以前的事,不以經書為依據而選百家之說,無論是非,都不符合圣人思想,不足以傳告別人。堯舜以前之事,并非孔夫子所定,正誤難辨。夫子將魯國的歷史著為《春秋》,王朝列國的事,不是玉帛上寫的,也不寫進魯史,并非圣人有意刪掉?!蹲髠鳌匪?,或者有缺漏,或者有錯誤,不能說是在闡明經書。于是履祥以宋代邵雍的《皇極經世歷》、胡宏的《皇王大紀》為例,損益適中,以《尚書》為主,不及《詩》、《書》、《春秋》,旁采舊史及諸子百家,加以解釋,按年敘事,上自唐堯,下止于《通鑒》所記時代之前,編為一書,共二十卷,名為《通鑒前編》。所引之書,均加注釋,以明其義,這都是先儒所未做到的。書成之后授與門生許謙,對他說:“二帝三王的微言和美好德行當為后世所效法,戰國之申不害、商鞅之法術亂政,當為后世君王所引以為戒。這些本書不可不著?!甭南榈闹鬟€有《大學章句疏義》二卷,《論語孟子集注考證》十七卷,《書表注》四卷。許謙對這些書都作了校定,均傳于學者。天歷中(1328),廉訪使鄭允中,都把這些書呈進皇帝。

  履祥住于仁山之下,學者們稱他為“仁山先生”。大德年間(1297—1307)卒。元統初(1333),同鄉吳師道為國子博士,將履祥著作移于學官,在鄉學中供奉他的神位。至正年間(1341—1368),賜謚文安。

  許謙字益之,祖籍京兆。他的九世祖許延壽是宋朝刑部尚書。以后各代都任官。后由平江遷至婺州路之金華,到謙時已是五代為金華人了。

  謙幾歲時,父親早逝,剛能說話,伯母陶氏口授《孝經》《論語》,他的記憶力很強。稍大一點,對學習極為努力,自己規定內容進行學習,取四部書,分晝夜閱讀,即使有病也不停止。在金履祥的門下求學,履祥教育他說:“你們求學就像五味調合,加了醋醬后,味道立即不同。你來見我已三天,像個女子,羞于言辭,難道我的教學沒能激發你嗎?”謙聽后非常敬畏他。幾年后終于領會了老師授課中的奧妙。他無書不讀,即使微小的問題也不放過,哪怕不完整的文章或只字片語,從不忽視。遇到不通之處,從不妄作解釋;對先儒的話,自己不甘聽從的,決不隨便同意。他讀完《四書章句集注》,寫《叢說》二十卷,其中說:“學習要以圣人作為標準,先學他們的思想,再學他們做的事。圣賢的思想都在《四書》里,其要義全在朱子注釋中。但他的辭簡而意義深廣,讀的人怎么可能不學其思想就理解其真義呢?”他讀《詩集傳》便寫《名物鈔》八卷,為它正音解釋,進行考證,以補先儒書中不完備之處,但仍保存其原意,通過旁征博引,以自己的見解作結論。讀《書集傳》,著《叢說》六卷。讀歷史著《治忽幾微》。他采用編年體,著史書,上起太..氏,下止宋元..元年(1086)九月司馬光卒,說明歷代興亡的原因。

  他還著有《自省篇》,白天做的事,夜晚一定寫下來,不能寫的一定不做。對天文、地理、典章、食貨、刑法、字學、音韻、醫經、術數等學說,無不通曉。對有關釋家、老子學說,也要探其奧秘。他曾說“:讀書人誰不說要排除異端,但能探其奧妙,辨別異同是非的人又有幾個呢?”又給《九經》、《儀禮》、《春秋三傳》斷句,對竹簡順序顛倒或抄寫的錯誤,分別用鉛黃和朱紅劃上,以示區分。以后吳師道買到呂祖謙點校的《儀禮》,與許謙校訂的比較,不同之處僅有十三條。謙不喜歡顯露才華,除非有益經義,張揚道德和事理的,都不輕易動筆。

  延祐初(1314),住東陽八華山,眾多學生向他求教,不久便開門講學,學生不遠千里而來。他教學生是誠心誠意,細致耐心,傾其所知,并以此為樂,孜孜不倦。在門下受教的學生千余人,他按各人的情況分別教授,使每人都有所得,但他從不用應科舉的文章為教材。謙孝順父母,尊敬兄長,為人處事不拘泥于古人,不流于世俗。在家鄉四十年,各處人士都以不訪他為恥。路過其鄉的士紳都要去他家問安。有人向他求教,聽過講解的人,深為佩服。

  大德中遭重災。他說“:現在國家公私缺糧,餓死的人到處可見,我怎能只顧自己吃飽?”中州有名望的人廉訪使劉庭直、副使趙宏偉對謙都深為佩服,要向朝廷推薦。到晚年身負教學重任,遠近的學生以他的身安否作為道的盛衰。至元三年(1337)卒,享年六十八歲。朝廷謚號文懿。

  先是何基、王柏及金履祥卒,他們的學問還沒有發揚光大,至謙時他的思想更加突出,學生追本窮源,認為是朱熹的嫡傳。江浙行中書省替他向朝廷奏請求建“四賢書院”,來奉祭祀,并排在學官之列。

  蕭渼斗字惟斗,祖先是北海人。父親在秦中任官職,成為奉元人了。渼斗極為孝順,自兒時起,就表現不一般。稍長之后任府史,上級官員的話不合意,他就辭職,在南山讀書達三十年。做了一件皮革衣服,長達下半身,就寢時,就倚臥在榻上,思考誦讀不停。他博覽群書,天文、地理、律歷、算數,無不研究。侯均說元有天下百年,只有蕭惟斗是識字的人。向他求教和在他門下受業的人很多。有次出門時,遇見一個婦人,在路旁遺失金釵,婦人懷疑是 渼斗拾到。對他說:“絕無他人,只有老翁在后?!睖劧纷屗S到他家中,取家中釵給她,這個婦人后來找到遺失的金釵,慚愧地送還 渼斗的金釵。有鄉人傍晚從城中回家,途中遇寇,并要害他。鄉人詐稱:“我是蕭先生?!笨艽篌@,將他放走。

  世祖分封于秦,征召 渼斗與楊恭懿、韓擇任王府侍讀,渼斗以病推辭,授以陜西儒學提舉,不去赴任。行省大臣在家中備宴為他慶賀,派隨從官員先到 渼斗的家,渼斗正汲水灌園,從吏到后,不知道他就是渼斗,而要他給馬飲水,渼斗立即照辦,待他穿戴整齊出去迎接賓客時,從吏見到 渼斗后,顯出害怕的神情,渼斗毫不介意。后來屢次被授為集賢學士、國子司業,改集賢侍讀學士,都未赴任。大德十一年(1307),拜為太子右諭德,帶病至京師,進入東宮,晉見太子,因為當時朝廷時尚飲酒,所以在晉見時,寫《酒誥》奉獻。不久以病為由,極力辭去職務,人們問他為何要辭職,他說:“按禮節,東宮坐于東邊,師傅坐在西邊,這樣的禮節現在行得通么?”不久授集賢學士、國子祭酒,仍任前職右諭德,病發,力辭而歸故里。終年七十八歲,賜謚號貞敏。

  渼斗修養很高,凡事要親自實踐,他教導別人,一定要從《小學》開始。他所寫的文章,立意精深,其言淺顯,而其含義深刻,一貫以洙、泗為范本,以濂、洛、考亭為依據,關輔之士一致奉他為宗師,被稱為一代學識純正的儒者。他的著作有《三禮說》、《小學標題駁論》、《九州志》,及《勤齋文集》流行于世。

  同恕字寬甫,祖先太原人。五世祖時遷居秦中,因而為奉元人。祖父叫同升。父親同繼先,學問淵博,善寫文章,廉希憲為陜右宣撫使時,征召繼先掌管倉庫的鑰匙。家中世代從事儒學,同住的有二百口人,他們之間從不背后說長道短。

  恕安靜穩重,束發就像成年人,向同鄉先生求學,一日能記數千言。十三歲時,以《書經》在鄉校奪魁。至元年間,朝廷開始分為六個部,選舉有名的讀書人任吏員,關陜因同恕為禮部貢士,未錄用。仁宗即位,立刻遣使去同恕家授國子司業,官階為儒林郎,三次遣使征召,都不肯受任。陜西行臺侍御史趙世延,請在奉元設置“魯齋書院”,中書奏請皇上由恕領導書院的教學,朝廷同意。先后來學習的有數千人。延祐設科舉,恕再次主考鄉試,人們佩服他公正。六年,以奉議大夫、太子左贊善召,入東宮晉見,帝賜酒慰問。接著敬獻文章,文中陳述古代情誼、啟發智慧、修養品德的道理。第二年,英宗即位,恕因病辭職。致和元年(1328),拜集賢侍讀學士,因年老有病辭職。

  恕為學,由程、朱上溯孔、孟,都力求貫通事理,以利于實行。教育人時委婉曲折進行開導,使之走向正確的方向。愛整潔,日常生活中即使在大暑天氣,也不去冠帶。母親去世后,侍奉繼母如同生母一樣。父喪,因悲痛致使眼得病,祭祀齋戒嚴肅詳盡。曾說“:供養有不到之處,還可以補救,追祭祖宗,如有不誠之處,是對神的褻瀆,可以逃脫罪責么?”與人交往,即使不能相互適應、心意相通的表現,而心中卻有準則。鄰人借騾使用死了,按值償還,恕不收,并說:“小事情何必要還!”家中無一擔糧食的儲存,而有存書幾萬卷,他的居室取名榘庵。當時蕭..住于南山腳下,也以道德高尚聞名于世,進城時,一定要到恕家拜訪,士人都稱他們為“蕭同”。

《列傳·卷七十六》相關閱讀
你可能喜歡
用戶評論
揮一揮手 不帶走一片云彩
國學經典推薦

列傳·卷七十六原文解釋翻譯

古詩國學經典詩詞名句成語詩人關于本站免責聲明

Copyright ? 2016-2020 www.xenanigh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國學夢 版權所有

皖ICP備16011003號 皖公網安備 34160202002390號

山东彩票